推轮椅的白叟和找妈妈的孩子

悲惨有千万种,英雄终点,佳人迟暮,大概是最令人神伤的了。而今天的故事,则要从两个画面说起。

推轮椅的耄耋白叟

周末的清晨,春雨不知厌倦的如约而至,公交车依照既定道路周而复始地行驶,路上行人手持雨伞脚步轻缓,似在享用这久违的春意,早餐店里不时飘出的香味与湿润的空气交错纠缠,顽皮的孩童不时激起路边凹地中的朵朵水花,他们欢愉地奔向校园,毕竟开学报到的日子总是令孩子们兴奋不已。

狭隘的街道,前行的人群,日子往常的让人有种复制感。

前方不远处,一位耄耋之年的白叟推着轮椅上的老伴儿,步履踉跄逆向而来。

干瘦的白叟把拐杖把儿挂在自己青筋暴露的脖子上,每前行一步,拐棍都会敲打一下白叟羸弱凹陷的胸膛。

眼看雨越下越大,满目坚决的白叟没带任何雨具,只得折腰吃力地推着老伴儿略显短促的继续向前。

轮椅上虚弱的老伴儿紧紧抱着小包,能看的出,她用尽全力,尽量让自己的身体略微前倾,似乎在为白叟减轻阻力,昏暗的双眸写满了着急。

年青时,白叟消瘦而又干练。前些年,白叟不幸患了中风,尔后拐棍便和他如影随形。生病的那些日子,多是老伴儿照顾白叟的饮食起居,可不知从哪天起,老伴儿竟坐上了轮椅,出行也要靠举动不便的白叟推着她困难前行。

没有人知道老两口身边为什么少了子女的陪伴,也没人知道他们究竟阅历了什么,将要去往何方。

雨打浅草沙沙响,朝晨睡眼惺忪的人们默不出声的为白叟让出了前行之路

找妈妈的孩子

和煦的阳光伴着开学第一天的课程逐渐西斜,跟着下战书终究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,一年级的小学生们欢快地走出校园,回到了翘首以盼的家人怀有。

落日渐沉,人潮渐退,喧嚣渐隐。宽广平整的操场伴着清脆的鸟鸣,愈发显得静寂。

不远处传来了小女孩儿的啼哭声。

只见身着校服的小姑娘背着簇新的书包,揉搓着双眼,哭着从教室奔向了操场,嘴里还不时地喊着 妈妈!妈妈!

在场的大人赶忙上前,蹲下抱住孩子,和声细语地问道: 孩子,不哭,通知阿姨你怎么了?

小姑娘满带哭腔,嘟着小嘴儿说: 我找不到妈妈了。 说完又啜泣起来。

路人拿出手机,让小女孩儿给自己的妈妈打手机。在 嘟嘟声 的等候后,小女孩儿未能如愿听到母亲的应对,转而哭的更凶猛了,泪水与头发杂糅在一同,杂乱了孩子稚嫩的脸庞。

在路人的安慰声中,不一会儿,哭泣的小女孩儿看到了自己的妈妈,哀痛的情绪登时烟消云散,转眼破涕为笑。

余晖下,母女留在操场上的影子被逐渐拉长了

相关阅读